<form id="vnnxz"></form>
    <form id="vnnxz"><span id="vnnxz"><th id="vnnxz"></th></span></form>

        <address id="vnnxz"><nobr id="vnnxz"><meter id="vnnxz"></meter></nobr></address>

          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智能制造年度2022人才趨勢報告,解讀制造業數字化進階之路
          智能制造年度2022人才趨勢報告,解讀制造業數字化進階之路

            堅定不移地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

            工信部等八部門聯合發布《“十四五”智能制造發展規劃》,明確我國智能制造發展目標和路徑。

            近十年來,通過產學研用協同創新、行業企業示范應用、央地聯合統籌推進,我國智能制造發展取得長足進步。但與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比,智能制造發展仍存在供給適配性不高、創新能力不強、應用深度廣度不夠、專業人才缺乏等問題。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突飛猛進,為制造業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提供了歷史機遇。同時,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環境日趨復雜,全球科技和產業競爭更趨激烈,大國戰略博弈進一步聚焦制造業,美國“先進制造業領導力戰略” 、德國“國家工業戰略2030”、日本“社會5.0”等以重振制造業為核心的發展戰略均以智能制造為主要抓手。當前,我國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站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與我國加快高質量發展的歷史性交匯點,要堅定不移地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推動產業技術變革和優化升級,推動制造業產業模式和企業形態根本性轉變,提高質量、效率效益,減少資源能源消耗,暢通產業鏈供應鏈,助力碳達峰碳中和,促進我國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我國智能制造發展目標:到2025年,規上制造業企業大部分實現數字化網絡化,重點行業骨干企業初步應用智能化;到2035年,規上制造業企業全面普及數字化網絡化,重點行業骨干企業基本實現智能化。

            數字化進階之路不同階段人才需求側重點各異

            頭部制造企業開始組織層面的數字化升級,涉及全生產要素,需要搭建全面數字人才團隊。

            制造中高端人才實現13%同比增長,成熟人才活躍度更高

            為了更好地觀察制造行業中高端人才市場的變化趨勢,本報告從疫情發生前的2019年開始進行持續3年觀察分析,從不同維度來看制造行業中高端人才的變化趨勢:

          1. 汽車/摩托車的活躍人才增速最快,人才占比保持三年持續增長。
          2. 上海仍聚集全國最多制造行業人才,廣州人才占比三年持續增長。
          3. 平均年薪持續走高,20-50萬年薪人才占比增速更快。
          4. 女性人才占比三年持續增加,但男性人才占比集中度仍絕對領先。
          5. 作為傳統行業,30歲以上人才仍為行業中堅力量,占比三年保持增長。
          6. 行業人才經驗越來越豐富,10年以上工齡人才占比持續走高。

            制造企業恢復組織活力,新發職位數量實現高速增長

            2020年受疫情影響,制造業受全球供應鏈斷裂的沖擊較大,新發職位同比2019年僅增長3.7%;2021年疫情常態化,生產恢復,國內全產業鏈布局日趨完善,“十四五”期間對制造業的重視和支持也日益顯現,制造業活力恢復并爆發式增長,新發職位同比2020年增長高達77.5%。

          1. 新發職位所在城市分布顯示,深圳、寧波、重慶、東莞基本實現三年持續增長;新發職位所屬企業的所在地全國分布集中度更高,上海、北京、深圳擁攬近35%的企業。
          2. 萬人以上規模企業保持抗風險能力和組織活力,新發職位占比保持三年持續上升趨勢;“小而美”百人內規模專精特新企業在2021年也增長較快,新發職位占比顯著提升。
          3. 制造企業對人才的要求表明,企業越來越愿意接納1年內職場新人的加入,對5年以內經驗的人才需求量占新發職位的96%;對本科及以上學歷的要求持續增加。

            制造人才市場供需分布豐富,跨行業人才引進時企業更主動

            不同職能對人才的經歷、技能等要求差異較大,在對制造行業人才供需市場的現狀分析時,本報告針對職能分布進行了供需對比。其中企業2021年新發職位的職能分布代表了制造企業在2021年的人才需求的實際分布,企業2021年主動獲取職能分布則可以反映出不同職能人才的求職主動性及企業在不同職能方面對人才的需求急迫程度,人才2021年職能分布則是從人才供給的角度提供了活躍人才的職能分布特點。

            獵聘大數據顯示:

          1. 對比企業新發職位、企業主動獲取、人才職位的分布情況,可以看出機械工程師、銷售經理/主管、PE、電氣工程師、質量管理、項目管理這六大類職位處于供需兩旺的狀態,無論是企業的需求、人才的活躍,還是企業主動獲取的分布占比均較高。
          2. 從企業新發職位分布來看,普工、PMC等生產類人才和智能網聯、售后技術等汽車及售后支持的人才需求量均進入TOP15,但相關人才的市場供給存量和活躍度則不夠豐富,此類人才供需更緊張。
          3. 從企業主動獲取的人才分布情況來看,行業通用的產品經理、大客戶銷售以及跨行業的硬件工程師、Java這兩大類占比更多,可見企業在跨行業招聘時更需要主動出擊。
          4. 從人才的職位分布來看,車間主任此類生產管理類人才以及汽車研發、汽車質量管理、汽車設計等汽車類人才活躍度較高,人才相對較為豐富。

            新一線城市的崛起及城市群聯動,帶來人才的區域高流動性

            不同區域的產業布局、城市群聯動、企業業務分布等,均會引起人才在城市間的流動。據獵聘2022年2月23日發布的《2022新一線城市人才吸引力報告》顯示,在新一線城市中,杭州在新發職位量、求職者投遞人數和人才薪資方面均位居第一,優勢十分突出。杭州近幾年發布的招才引智政策十分密集、細致,求賢范圍擴大到全球,并將落戶門檻一再降低,不斷強化對年輕人才創業、就業的扶持力度。蘇州、南京的中高端人才投遞量也進入新一線城市的前五,這些新一線城市對人才的吸引、與上海聯動打造的城市群效應,均為華東地區的人才流動帶來了便利。

            獵聘大數據顯示,制造行業人才的區域間流動中,近五成人才在華東地區內流動,華南與華北區域內流動性相似,且華北流入至華東的人才占比高于其他跨區域流入華東地區的人才,另外,華東地區也為各區域帶來較高的人才補充。因此,企業在跨區域人才吸引時,可參考人才區域間流動的比例特點,不同區域投入不同資源和精力,從而實現高效高質的全國人才吸引。

            汽車行業人才緊缺程度顯著提高,智能相關人才緊缺度最高

            人才緊缺指數(TSI指數)的高低受多維度因素影響,汽車行業TSI指數2019-2021年的變化趨勢與全行業的變化趨勢差異較大,體現出汽車行業的人才市場供求關系的獨特性。2019年汽車行業人才活躍度較高,TSI指數相對低于行業水平,但2020年受疫情影響,招聘需求量急劇下降,導致TSI指數顯著低于全行業水平。直至2020年第四季度開始招聘需求爬坡顯著,企業為了更好地應對智能網聯和新能源汽車的競爭,大量招聘需求放出,TSI指數顯著提高。隨著市場競爭壓力的增大,無論是國內車企還是外資車企,都明確了在中國的研發和生產投入,2021年起TSI指數的整體數值已恢復并反超2019年,中高端人才緊缺程度不斷提升,截止2021年12月,汽車行業TSI指數與全行業水平差距越來越小。從緊缺指數最高的20個職能分布已可以體現行業的布局方向變化,嵌入式軟件開發、智能網聯相關職位的人才緊缺指數最高,內外飾、制圖、用戶研究、廣告與視圖等方面的人才緊缺體現出汽車企業從設計到營銷都提高了對用戶的關注。

          注:TSI ( Talent Shortage Index )為人才緊缺指數,TSI > 1,表示人才供不應求;TSI < 1,表示人才供大于求。如果TSI 呈上升趨勢,表示人才越來越搶手,找工作相對容易。

            機械制造人才緊缺度反超全行業水平,電氣工程師最緊缺

            機械/機電/重工行業TSI指數2019-2021年的變化趨勢與全行業的變化趨勢基本一致。隨著制造業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擴大生產、提高產能、提升組織效能等方面增大投入,對中高端人才的需求量持續增加。從2021年8月起機械行業TSI指數與全行業水平基本持平,11月開始反超全行業平均水平,體現出機械行業的人才市場緊缺程度的不斷提升。從緊缺指數最高的20個職能分布可以看出,機械制造企業在數字化轉型、產業鏈上下游延伸、提高TOB銷售業務、出海、組織發展等方面的人才緊缺程度更高,尤其是所有生產型企業均緊缺的電氣工程師、銷售工程師等人才更是供不應求。

          注:TSI ( Talent Shortage Index )為人才緊缺指數,TSI > 1,表示人才供不應求;TSI < 1,表示人才供大于求。如果TSI 呈上升趨勢,表示人才越來越搶手,找工作相對容易。

            數字化需求提升促使儀器儀表自動化人才緊缺度不斷攀升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不斷加深,對自控、自動化以及智能儀器等方面的需求增加,促進儀器/儀表/自動化行業的業務增長。2020年新冠疫情的“黑天鵝”加快了整個制造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進程,儀器/儀表/自動化行業TSI指數也在該時期加快增長,反超全行業平均水平,并在之后一直保持的快速增長,體現出該領域人才的緊缺程度不斷加深的趨勢。從緊缺指數最高的20個職能分布可以看出,數字化業務的增加,數字人才、銷售人才以及擴大生產提升制造能力的傳統制造人才的緊缺程度均較高,另外,廣告創意類、渠道分銷類、售前咨詢類、市場推廣類人才的緊缺度也較高,體現出企業在提高業務能力和綜合服務能力方面的需求及人才招聘的難度。

          TSI ( Talent Shortage Index )為人才緊缺指數,TSI > 1,表示人才供不應求;TSI < 1,表示人才供大于求。如果TSI 呈上升趨勢,表示人才越來越搶手,找工作相對容易。

            “小巨人”制造企業加深數字技術在工業領域的融合

            2018年,政府首次提出要開展“專精特新小巨人”培育工作。此后,工信部在2019-2021年公布了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名單,合計4762家。根據工信部的定義,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是“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中的佼佼者,是專注于細分市場、創新能力強、市場占有率高、掌握關鍵核心技術、質量效益優的排頭兵企業。

            根據制造業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2021年新發的數字技術崗位的分析,從技術維度來看,“小巨人”制造企業對算法類人才的需求量最大,其中包括圖像算法、控制算法、組合導航算法、路徑規劃算法、感知算法、視覺算法、3D算法等,這些崗位主要為生產智能化和產品智能化服務。此外,軟件(包括Java、C/C++、C#、web、Android、.net等)、測試、系統架構、技術管理、AI(包括機器視覺、深度學習等)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機器人、工業軟件、上位機軟件、硬件開發等高端制造技術形成深度融合,是“小巨人”制造企業更為需要和關注的人才領域。從高級人才來看,“小巨人”制造企業對于博士學歷要求的數字技術崗位方向主要集中的機器視覺專家、人工智能科學家、工業軟件研發負責人、人工智能算法專家、工業數據算法研究與應用等方向,為AI技術在工業領域的專家或負責人類崗位。

            智能制造解決方案人才市場供需結構較一致

            學歷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人才的素質,薪資狀況則是人才價值的一種體現。從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的新發職位和人才分布情況來看,83%的系統解決方案新發職位對人選的學歷最低要求在本科及以上,而人才市場中擁有本科及以上學歷的人才占比為90.3%,因此智能制造解決方案人才市場的供需雙方素質結構基本一致。從薪資情況來看,新發職位中平均年薪在30萬以上的崗位占52.4%,而人才市場中平均年薪在20萬以上的占比為46%,其中新發職位平均年薪30-50萬范圍的占比顯著高于同薪資段的人才占比,50萬以上的高薪職位占比低于高薪人才占比。整體來看,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的人才供需市場上,供需雙方的素質結構基本一致,企業愿意提供更高價值的崗位來吸引人才。

          【工控產品體驗】兆華電子工業聲學成像儀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工控網 Copyright@2021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潮喷系列AV,日本少妇毛多水多的视频,japonensis10—15six

            <form id="vnnxz"></form>
            <form id="vnnxz"><span id="vnnxz"><th id="vnnxz"></th></span></form>

                <address id="vnnxz"><nobr id="vnnxz"><meter id="vnnxz"></meter></nobr></address>